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正文

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废而又立” 六年读两个

时间:2020-09-16 17:56:49    来源:     浏览次数:0    
原标题:六年读两个本科,值吗

  对于这一批受疫情影响的高校毕业生来说,除了就业规模扩大、研究生扩招,他们又迎来了一个新选择——第二学士学位扩招。

  5月29日,《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在普通高校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第二学士学位教育作为大学本科后教育,是培养复合型人才的重要渠道。

  事实上,2019年7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曾决定,从2022年起停止招收第二学士学位。第二学士学位为何“废而又立”?是为了应对疫情冲击下的就业困境而作出的适时调整,还是适应为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新举措?这又会给大学生带来哪些变化?

  “第二学士学位”为何重启

  在疫情冲击的背景下重启“第二学士学位”,让不少错过考研、出国申请失败、不准备立刻就业的高校学生看到了一丝希望。

  赵鹏在东部一所985高校就读大四。他学习成绩优异,所在专业也是学校中的王牌专业,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早已确定的出国计划。不愿意直接找工作,考研也早已错过了时间,他为此迷茫低落了很久。

  “突然看到第二学士学位的通知,我和家人都很激动。让我们这种出国申请受阻、错过种种机会的学生有了一个新选择,突然感觉我可能又有机会了。我甚至想到,是不是可以去我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读一个第二学士学位。”赵鹏说。

  据了解,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已在我国发展了30多年。1987年,原国家教委等部门联合下发《高等学校培养第二学士学位生的试行办法》,建立制度。然而,随着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加上高校实行的第二学士学位多为双学士、辅修学士学位模式,第二学士学位逐渐停招。

  2019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印发《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2022年《办法》实施后,各学位授予单位不再招收第二学士学位生。直到今年5月的《通知》中明确“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得以废而又立。

  不少专业人士认为,重启第二学士学位是为了延缓当前大学生面临的就业压力。

  上海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徐飞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启第二学士学位,一是有利于我国进一步优化人才结构,二是可以为高校毕业生创造更多的再学习机会,三是增强学生的就业创业能力。

  “然而,我们也可以看到政策出台背后的‘苦衷’。在这一时间节点发布这一政策,毫无疑问有疫情影响的因素,我国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压力很大。让学生再读两年书,不仅可以让学生得到能力提升,还可以通过推迟就业来缓解当前严峻的就业压力,也不失为多招当中的一招。”徐飞说。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一直力推第二学士学位教育,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加快第二学士学位教育改革,对于应对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高校毕业生就业市场的冲击具有特别的迫切性。“有必要为应届生提供一个继续接受教育、增强本领、应对未来就业的机会。在此方面,能有效促进跨学科、复合型人才成长的第二学士学位教育是一个理想选择,可以增加学生的创新创业能力”。

  六年读两个本科,性价比高吗

  根据《通知》,第二学士学位学制为两年,为全日制学习。也就是说,选择这条道路的大学生将在6年内拿到两个本科学历,这让不少大学生开始“算账”。

  “第二学士学位貌似可以跨考专业,需要修完4年本科再申请;双学位大二就可以申请,但只有学位证。这样看来,双学位省时间,第二学士学位可以换校。我认为,第二学士学位的含金量感觉比双学位高一点。”在湖北某高校就读大四的学生杨洋如今正在读学校的双学位,因此也关注第二学士学位的新闻。

  最近,在西安某高校就读的大三学生张亚美和同学一起认真地研究了教育部的这份文件,把考研、工作、第二学士学位等几种选项对比了一遍。“这个感觉就是为了找不到工作又考不上研的人准备的。说实话我有点心动,想着在家‘蹲’着还不如读两年书,边读边备考或者找工作。只知道毕业出来还是应届生身份,还不知道现在的社会认可度怎样,希望进一步的细则赶紧出来”。

  在徐飞看来,大学生们对于第二学士学位“性价比”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学生来说,拿到两个学士学位以后,自己在求职时对于薪资、岗位的心理预期就会更高;从另一角度来讲,对于雇主和用人单位来说,两个学士学位不能简单的等同于硕士学历。”尽管如此,徐飞认为,此次政策的出台是有其合理性的。“经济和教育有一种‘反周期’的规律。人们倾向于在经济不好的时候去读书,在经济好的时候挣钱,这是符合社会规律的”。

  卢晓东则认为,仅关注第二学士学位的“性价比”是不够的。打开第二学士学位教育这一通道,可以让大学生打开学业发展的想象力,拥抱更多的可能。潇洒地转身、多学科的视野以及超越想象力的创造,这一点无论对于学生个人,还是对于当下的国家发展,才是最高的“性价比”。

  卢晓东表示,第二学士学位是高等教育系统中间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不可或缺,也是欧美国家高等教育中十分普遍的制度。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的目标是培养跨学科知识复合型人才,本质是为学生的想象力和基于想象力的学习选择提供机会。

  “从个人成长角度而言,总有人在本科毕业后因为特殊的机缘,如就业环境、成长目标变化而愿意转换专业,因此成熟完善的高等教育需要为这部分人提供学习的机会,提供转换专业、转换职业的高效通道。第二学士学位教育本质上就是这样的高效通道。”卢晓东说。

  第二学士学位的落地还要几步

  从“教育部正在研究第二学位扩招”到“第二学士学位今年起招生”,第二学士学位的相关话题屡屡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如今,不少大学生和家长都在等待,第二学士学位如何落地?招多少?怎么招?

  《通知》指出,第二学士学位主要招收当年普通高校本科毕业并获得学士学位的应届毕业生,以及近3年普通高校本科毕业并获得学士学位、目前未就业的往届生。

  前不久,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负责人曾表示,第二学士学位今年将在7月底完成招生。据了解,在专业设置上,教育部将重点支持高校在国家急需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应急技术与管理、电子信息、大数据、网络空间安全、集成电路、能源动力、生物与医药、养老护理、家政服务等相关领域增设第二学士学位专业,支持高校依托“双一流”建设学科专业增设第二学士学位专业。

  这位负责人透露,第二学士学位可报考的专业更灵活。除可报考与原本科专业分属不同学科门类的第二学士学位专业外,还允许学生报考与原本科专业属于同一学科门类、但不属于同一本科专业类的第二学士学位专业。

  针对不少大学生和家长关心的第二学士学位何时招生的问题,徐飞介绍,目前不少高校正在向学生了解意愿、摸排情况。“如今扩招已经从供给侧的角度准备好了,那么还需要了解需求端的情况,从而为第二学士学位扩招选择合适的专业、确定适当的招生名额。”

  “就我观察,从学校资源的角度来讲,不少大学都是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转,能够挖潜的空间并不是很大,这可能是高校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目前来看,高校的教师、教室等教学资源是有的,但是住宿资源的问题比较严峻。学校的宿舍有限可能是直接制约第二学士学位扩招的一个因素。”徐飞说。

  在卢晓东看来,第二学士学位顺利发展有两个制约条件。“第一,更多大学、特别是优秀大学设置第二学士学位专业,但目前招生人数受床位制约。第二,学生积极报考,但学生仍受流俗和想象力制约。”

  对于高校教学资源是否能够承载这样的扩招,卢晓东表示,对于高校来说,第二学士学位扩招并不是要求一下招很多学生,也并不意味着单独开设很多课程,因此现有教学资源就可以承载,招生规模和专业应由高校自主确定。在这方面,高校应当认识到,采用学分制修读模式,第二学士学位人才培养的教育边际成本非常低。另外,为适应高等学校校舍紧张的实际情况,建议第二学士学位学生未来可以走读。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大学生均为化名)

  记者 叶雨婷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